真人龙虎斗注册官网

中国石油
首页 > 产品与服务
降本之要——低油价下大庆油田采油主业生产经营的调查
打印 2019-11-18 16:43:15 字体: [大] [中] [小]
  (记者 刘波 王晶)
  低油价下,降成本是关键。让操作成本维持更低水平甚至下降,体现着真正的竞争力。
  来自大庆油田的一组数据,引起了记者的关注。今年上半年,大庆油田主要技术指标持续向好,油气完全成本同比下降11.53亿元,操作成本同比下降6.33亿元,各项成本费用得到有效控制,实现硬下降。
  油田开发,由精细向精准迈进
  大庆油田开发走到今天,每一吨产量、每一项指标,都离不开精益求精。随着主力油田进入“双特高”开采阶段,大庆外围储量品位越来越差。地下形势的变化,决定了油田开发不仅要精细,而且要精准。
  精细是方法、是手段,精准是落实、是量化。开发从精细到精准,内涵更深、意义更重。“准”,才能把握住开发的主动权;准,才能驾驭可持续发展的方向。作为采油主业,精准施策,地质研究要精准,开发方案要精准,工艺措施要精准,管理手段也要精准。
  在长垣老区,截至8月上旬,综合含水最高的大庆采油六厂生产原油246.2万吨,不仅比厂计划超产,而且操作成本同比持平,生产经营指标持续向好。
  应对油价走低,采油六厂的“接招”是增加高效益产量、控制低效益投入。以“五抓”把开发这门必修课做得稳健:抓地质基础、抓注水、抓聚驱、抓新井、抓措施,向精准挖潜、精细管理要产量、要效益。
  在采油六厂,一直坚持厂、矿、队三级地质例会制度。地质人员持续在构造精细描述和深化储层描述技术上下功夫,将“地下构造图”清晰呈现,有效指导了3115井(次)措施方案编制及两驱跟踪调整,为生产形势的主动奠定坚实基础。早投新井、多拿产量、少上措施,增油措施上“强夺”,通过效益评价“智取”,增之有方,控之有道。在产能规模不断扩大的情况下,采油六厂年操作成本增长率由10%左右降到2015年的-1.02%,首次实现负增长,而今年喇嘛甸人以积极的努力持续着这份“利好”。
  在效益开发难度较大的外围也同样涌现“清流”。大庆油田采油九厂处于特低渗透的扶余油层,身体“底子”差。但1月至7月,采油九厂桶油操作成本低于年度指标,比上年同期降低1.1美元。
  年初,采油九厂锁定关键词——桶油操作成本。这个指标客观、直接,控制住桶油操作成本,就掐住了成本的咽喉。
  采油九厂顺着成本这根藤,在开发中逐一破解生产运行的挖潜点。
  上半年,采油九厂开展了两个半月的地面大调查,技术人员脚步踏遍一线,在油气集输、供注水、自控、电力、土建5大版块摸出411个挖潜点,并按轻重缓急确定四类治理措施。在此基础上,开展经济效益评价分析,将整个采油九厂再细分为纯效益、厂级效益、沉没效益、边际效益和无效益5种类型,对古46区块等7个无效益区块采取关、停、并、转,节省运行成本2332万元。
  桶油操作成本关系着两个数据——“分子”总操作成本与“分母”总产量。采油九厂实打实地削减了“分子”——今年1月至7月总成本比去年同期下降6%;也实打实地抬高了“分母”——1月至7月共计超产0.86万吨原油。
  从长垣到外围,地质条件不同,开发各具其难,但在成本刚性增长的经营压力下,大庆油田瞄准效益靶心,以精细为基础,以精准提效益,让精细开发这一“看家本领”提档升级,以精准开发破解效益难题。
  管理提升,打好“组合拳”系统化降本
  油田开发是复杂的系统工程,生产运行中每一环节被“单拎出来”,做精做细、推陈出新,围着效率转,盯着效益干,军团作战,重拳出击,一一落在过去导致成本居高不下的要害上。
  作为大庆油田的老厂、大厂,采油二厂已累计产油4.35亿吨,占同期大庆油田总产量近1/5。按照开发规律,成本居高不下也可以理解。但老将不老,采油二厂通过强化科技攻关和基础管理,1月至8月生产原油437.44万吨,超计划运行,自然递减、含水等指标得到有效控制,保持了较高的开发水平。同时,桶油操作成本控制在计划范围之内,上半年挖潜7620万元。
  面对采油大厂庞大的成本体系,采油二厂以财务为主导实施提质增效工程,推行“大成本”管控模式,促进从生产管理型采油厂向经营效益型采油厂转变。
  水电能耗费、井站材料费、措施作业费等这些成本既是支出大头,又是可控空间。他们确定挖潜重点,形成10个综合挖潜示范基地。这个厂的管杆泵修复综合挖潜示范基地,仅1月至7月通过修复管杆泵就创效1092万元。
  以建设示范基地为引领,以全面预算和资金管控为龙头,采油二厂形成从地下到地面、从技术到管理、从生产到经营的全过程、全价值链、一体化综合挖潜模式。
  这种模式下的提质增效工程,不仅见到了可计算的经济效益,而且因减缓自然递减率、控制含水上升速度、提升作业质量标准、深化精细注水、充分利旧资产设备等产生的隐性效果,为长远发展提升了经营效益能力。
  在采油六厂,喇嘛甸人开展了一体化联合攻关,涉及油藏、采油、地面、管理等系统。他们成立立体节能、检泵率控制、水驱控水提效三个攻关组。攻关组打破行业界限,实施一体化管理和多专业协作,对人力、物力、财力统一调配,促进了各系统间的融合,大大提高了攻关效率。截至7月底,3个联合攻关组投入产出比达到1:3.47。
  员工费用占操作成本比重大,大庆外围头台油田推行“四化”管理,优化劳动组织,提高用工效率。“精机关、强基层”,对13个基层单位精干岗位设置,主要生产单位机关只设4人,技术、保障单位机关设1至3人,共压缩机关干部66人充实生产一线。他们将16个采油工区整合为9个采油队,生产班组由123个整合为103个,实现生产井增加、用工总量减少。
  在大庆油田各采油厂,以往内部“自扫门前雪”的工作,如今变“常规抓”为“系统抓”,管理提升,挖潜降本,从“一指禅”到“握成拳”,生产运行各个环节成为一个效益整体,以标杆意识,争当引领示范。
  创新驱动,用好“互联网+”信息化管理
  在科技创新中,信息管理能力提升的效果尤为明显。今年大庆采油二厂重点研发应用了“三元注入方案设计管理平台”,实现工艺选择、区块整体方案、干线浓度计算、单井方案批量自动生成,提高工作效率80%以上。采油六厂推进了低效无效循环场高效识别平台建设,完成了技术有形化框架设计和识别标准制定,提高了解释效率和精度,为特高含水期控水提效储备了实用技术。
  走进采油二厂变电运维工区集控中心,工作人员只要坐在办公室就可以对几十公里外的变电所全天候监控,对设备开关进行远程遥控操作。操作班只需定期进行巡检和必要的实地操作。借助信息化技术,采油二厂的14座变电所实行了集中监控、无人值守,减少用工70%。预计3年,这个厂39座变(配)电站全部将实现集中监控无人值守。
  7月生产繁忙季节,大庆油田采油四厂基层一线急需抽油机电机,在“大庆油田资源淘宝系统”发出需求申请后,仅2天时间,就从采油五厂资产库房调配30台相应设备。
  在资产设备领域创新技术提效创效,大庆油田充分利用“互联网+”,构建了大庆油田综合信息管理平台。这个内部的资源淘宝系统,让闲置资产通过共享“活”了起来,实现了“一石四鸟”,“淘资产、淘物资、淘创新技术、淘修复能力”,运行半年多来,调剂资产228项,节省投资1000万元。
  低油价虽然无法左右,却倒逼油田企业调整挖潜、内生动力、提高效益。
  最大的危机是看不到“剑悬在头上”的危机。大庆油田以强烈的危机意识认识到,作为“双特高”阶段的老油田,尽管面对历史难题和现实挑战,但一个亏损的企业不能承担起标杆和旗帜,没有经济支撑和一定规模就不能继承发扬好大庆精神铁人精神。降本增效,不是御寒过冬的权宜之计,而是放眼未来的长远之策。坚定不移推进低成本发展战略,不是形势的选择,而是发展的必然。
  化危机为机遇,大庆油田实施全员全方位全过程的提质增效,研究制定《开源节流降本增效工作实施方案》,细化了九大类31项具体对策和指标,形成任务层层分解、压力层层传递的工作机制。
  企业哪里有潜力,基层班组最了解;控本何处有空间,一线员工最清楚。大庆油田党政工团携手推进降本增效,“人人关心成本、人人控制支出、人人挖潜创效”,大庆油田正从“成本约束”的刚性措施转化到“成本优先”的员工自觉。
  上半年,大庆油田生产经营形势平稳受控,但完成全年产量任务目标和经营效益指标,形势依旧复杂严峻。作为采油主业,还需对标先进、找准潜力,“九牛爬坡,个个用力”。面对降本之要,突破过去认为不可能突破的关口,以标杆意识和标杆担当,实现规模效益共同发展。
  知行合一,言胜于行。大庆油田正以变求突破,以变求发展,突破成本之围,夯基垒台,积厚成势。
短评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尊重客观规律 发力提质增效
  提高采收率和降低成本能兼而得之吗?作为综合开发了50多年的老油田,大庆油田“九牛爬坡,个个用力”,全员全方位全过程地提质增效的生动实践,为低油价下石油企业提质增效提供了有益借鉴。
  面对历史性难题和严峻的现实挑战,大庆油田以强烈的危机意识,紧紧抓住成本这个“牛鼻子”,把提质增效当作企业发展的长远之策,细化措施指标,层层分解任务、层层传递压力,实现了生产经营平稳受控。
  当前,我们面临的形势依然复杂严峻,尤其需要企业像大庆油田那样,秉持科学理念,尊重客观规律,运用好科技力量。苦干实干、能干会干,才能让稳健发展之路越走越宽
。(王晶)
2016-09-07 来源:中国石油报

本文由http://www.o-znakah.com/jsdw/885.html原创,转载请备注出处谢谢配合!

投资(3)   监测(1)   电气(1)

下一篇: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——中国石油集团领导干部会议代表参观侧记上一篇:大庆气田开发走出低成本高效新路 压裂完井一体化工艺在16口气井应用,节约资金5200余万元